印度博拉炭黑的雷纽库特工厂30周年力挽狂澜、继往开来

挑战测试

2018年7月28日,博拉炭黑集团位于印度雷纽库特的工厂成立30周年。这家工厂标志着埃迪亚博拉集团首次进军印度炭黑制造市场,颇具代表意义,标志着集团开始踏上创新、可持续发展的漫漫征程,并最终成为炭黑行业的领军者。

Birla Carbon - Challenge Tested南亚、中东区总裁希亚姆•拉希将讲述这一段历史旅程。拉希先生从一开始就加入了这一段旅程。自1991年至今,他在雷纽库特工厂发挥着重要作用,13年来一直在那里担任领导职务。Birla Carbon India’s Renukoot plant Turning the tide, 30 years on

以下是拉希先生为我们讲述的关于雷纽库特工厂的成长历史。

摘要:在埃迪亚博拉集团计划进入印度炭黑行业之时,正处于许可证统治时代。我们必须向政府申请必要的许可,并获得指定地块的使用权。我们在雷纽库特购买了地块,用于建设我们在印度的第一家炭黑工厂。

就当时而言,在雷纽库特建立工厂有两个直接的好处。其一,距工厂选址约400公里以外的地方,能够直接获得本土原材料。在当时的1980年代末期,由于印度开放许可证OGL规定不允许进口炭黑原料(CBFS),这种本土原料则最适用于业务需要。/em>

其二,那里允许工厂排放尾气。当时的政府不允许私营化的电力生产。工厂生产的蒸汽被售卖给了集团旗下的新大科铝业公司。

1988年,雷纽库特工厂正式进入投产,年产量达2000万公吨。

1991年,印度经济对外开放,炭黑原料的进口成为可能。由于颇具竞争优势的价格、以及产量比国产原料更好,在没有任何投资的情况下,雷纽库特工厂的产量仍能够保持增长得到3000万公吨。唯一不足的是,炭黑原料的进口须通过霍尔迪亚港口,其距离工厂约850公里。

Mr Shyam Rathi, Regional President, South Asia and Middle East, Birla Carbon1993年,通过扩建和去瓶颈举措,该厂的产能翻了一番,达7400万公吨。

在自由化经济体制下,雷纽库特工厂却逐渐丧失了生存能力和竞争力,原因如下:

  • 地理位置不佳:距港口较远,导致炭黑原料的物流成本较高;
  • 蒸汽出售:以电力价格的25%卖给新大科;
  • 印度政府对炭黑原料征税:北方邦政府对炭黑原料征收5%的入境税t

重振的转折点

雷纽库特工厂从未言弃。作为当初印度第一家ABG集团旗下的炭黑工厂,它现在就要开始编写其重振的篇章。为了维持雷纽库特工厂的稳定运行,当时的团队采取了如下战略行动举措:

1997年,博拉炭黑购在霍尔迪亚港口购买地块建造了一座码头。博拉炭黑自此拥有了自家港口,而这个行业的其他公司却还是租用港口。领导团队还设法开设了一条通往港口的铁路线。这些举措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因为大部分炭黑原料依赖于铁路运输。原料一旦送达雷诺库特,即可在新大科的铁路侧线卸货。此外,领导团队还设法在新大科和博拉炭黑炭工厂之间修建了一条管道用于输送炭黑原料。

后来政府允许出售电力,于是在2010年,工厂建立了热电联合设施。向当地电网出售电力,使该工厂能够更轻松维持。

2004年,领导团队决定展开抵制入境税的抗争。2012年,集团该案件获得了有利判决,政府不得不退还其征收的款项。这一税收条款于2011年重新修订,入境税降至2%。如今,该税被纳入货物和服务税的一部分,统一向全国所有材料征收。

最终,随着新轮胎工厂在该地区的出现,大部分材料都在本地得以分销,因此出口物流成本大大降低。

如今的雷纽库特能够与全球任何一家炭黑制造厂匹敌。即使在今天,这座工厂也保养得依旧如新,获得了ABG颁发的“世界级制造奖”。工厂能够发生如此大的转变,离不开其全体员工—他们的激情和坚持不懈、以及他们的文化。

今年早些时候,80名员工获得了“长期服务奖”。雷纽库特分厂的员工曾于泰国古米迪波迪分厂、泰国帕塔兰加分厂、以及埃及分厂担任高级职位。事实上,古米迪波迪和帕塔兰加分厂的建立也一样依赖于雷纽库特分厂积累的知识、人力和领导团队。

雷纽库特分厂过去经历了一段艰难时期,每次艰辛都是对它价值的见证。

集团理念推行

2018年6月28日,雷纽库特分厂的员工学习了博拉炭黑的理念。彼时恰逢雷诺库特30周年,再没有比那一刻更佳、更重要的庆祝时机。理念推行的发布会结束之后,在拉蒂和首席人力资源官蒂姆•费德里贡的牵引下,博拉炭黑集团员工及其家属欢聚一堂,举行了一场文化晚会庆祝活动。这场活动切实地体现了博拉炭黑集团的宗旨—“优势共享”,无论是于雷纽库特工厂而言、还是于引领其成功的员工而言。

Birla Carbon India’s Renukoot plant Turning the tide, 30 years on